留金歲月(五)「禁閉期滿」:

 

金門(花崗石醫院)   

圖片說明(金門-花崗石醫院)

 

指揮部的幕僚單位共有參一、二、三、四科,分別掌管人事升遷、情報偵蒐、作戰訓練及後勤補給,禁閉室隸屬於參一科所管,我們與參一科的關係自然就比其他科室密切,尤其是人事官的那二個文書,幾乎就把禁閉室當成了交誼中心,經常隔三差五、呼朋引伴,還自備酒菜的躲到禁閉室裡來觀看影帶(在金門不但有影帶的出租,連電視機及放影機也一併提供出租服務),而我們所屬的會員還包括指揮官的傳令與駕駛,所以一但指揮官返台休假或開會,我們也會將聯誼的場地,改在更舒適更安全的指揮官辦公室。

 

由於我們免費提供場地及設備,他們自然也會利用職權的投桃報李一番,於是我的床舖底下擺滿了各種口味的軍用罐頭、戰備口糧,尤其是那一罐罐特大號的牛肉罐頭,加上一包泡麵、一顆雞蛋後,箇中的滋味實在不輸給台北塔城街上的任何一家百年老店。更甚的是參一科的文書,還能在返回陸總部洽公線傳的時候,利用了我所不懂的人事漏洞,硬是將我的年資升了一級,也讓我每個月的薪資本俸,平白無故的多出了上千元。

 

砲指部的禁閉室在金防部裡雖然是硬的可以,但自本人在下我接任之後可謂力圖振作,至少在花崗石醫院裡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,沒有屬於砲指部禁閉室製造出產的患者了,而這其中的另一大功臣,自然就屬指揮部醫務室裡的醫官了。醫官是台大醫科畢業的少尉預官,只是他所主修的不是醫人而是醫獸,所以在他的觀念裡,當兵的人其實跟禽獸也沒多大的差別,而他的用藥永遠是,「鋁鎂錠(胃乳片)」、「鹽酸四環素(消炎藥)」,偶而再配上幾顆的「十種維他命」,反正軍藥或許治不好病但也吃不死人,如果病況沒有好轉或真的太過嚴重,他也只需填張轉診單後,再送到花崗石醫院去就搞定了。

 

軍中的規定雖多,但只要不被發現都不算違反,在台灣如此在金門也如此,原本三個月就該歸建的我,儘管底下的戒護班長已經換過一次了,而我卻仍舊不動的待在太武山上,直到禁閉室送來了一位穿著淺藍色軍服的空軍上兵。砲指部的禁閉室所收容的禁閉人員,當然是以隸屬砲指部的部隊為主,但由於砲指部及防衛部都窩在同一個洞裡,而防衛部裡只有看守所並沒有禁閉室,所以偶爾也會有些防衛部的犯錯人員,被送到砲指部的禁閉室裡,由我們來代為管教一下。

 

也不知是因為防衛部的生活太過輕鬆,還是這位空軍弟兄的體能實在太差,進來禁閉室裡還不到三天,就因為「血尿」送進了花崗石醫院,不但立刻的後送回台醫治,甚至還發出了病危通知。雖然我敢發誓在這三天裡,我們絕對沒有不當管教或動手打人(至少在這位金防部的弟兄身上沒有),但整個事件還是驚動了防衛部的政戰主任,所幸在經過各級監察單位的調查後,純粹是因為體能負荷過度而產生的「橫紋肌溶解症」,進而併發「急性腎衰竭」,不過卻也讓我的禁閉時光,差一點從鐵門外轉進到鐵門內。

 

整個事件雖然在不甚滿意的氣氛下平和落幕,不過卻也讓我逾期支援的事實爆發開來,在等待交接人員到來的時間裡,回想這段待在禁閉室裡的時光,算來整整超過了十六個月,而離開正常部隊的生活,也將近有一年六個月了,在這段時間裡過的非但是毫無拘束,甚至於可以說是獨霸一方,面對那早已陌生的生活作息,面對那繁雜無度的勤務工作,面對那棄置多時的領導統御,能否勝任愉快?說真的!我是一點把握也沒有。

 

金門(太武山公墓2).jpg   

圖片說明(金門-太武山公墓)

 

金門(太武山雷達站)   

圖片說明(金門-太武山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俠 的頭像
大俠

軍之旅

大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