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珠拾遺(五)「男女有別」:

 

240榴(4)   

圖片說明(M1-240公厘榴彈砲)

 

240榴(2)   

圖片說明(M1-240公厘榴彈砲)

 

在砲兵部隊中,老兵最常告誡新兵的禁忌,就是千萬不要隨意的跨越火砲的大架或砲管,因為那樣會得罪『砲神』。雖然在金門時我每個月的初一、十五,都要帶著全班弟兄祭砲、拜砲神,不過砲神到底長的怎麼樣我是沒見過,倒是常常看到犯了禁忌的新兵,在就寢後被老兵吊在砲管上(不知道怎麼吊?教教你。讓受罰的人用雙手環抱住砲管,然後將砲管打高,最高時可以接近九十度,人多時一次還可以吊一串。)。

 

其實會有這樣的禁忌,最大的目的應該是在避免意外的發生,因為在砲陣地裡,只要不小心一摔倒,碰到的不是有稜有角的鋼筋鐵板,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的彈藥,運氣好的也許只會弄傷自己,運氣差的搞不好會讓全班陪葬,所以有時候將一些必要的規定,溶入人性對鬼神那未知的恐懼中,其實不管是在軍中或社會,都是蠻常見的。

 

而在關於火砲的禁忌上,還有一項在現在的時空背景下,或許早已不再適用,但在之前卻是幾乎不可碰觸的天條,那就是絕對不準女人跨越火砲的大架或砲管,尤其是適逢女人每個月不順的時候,否則這門火砲很可能就廢了,不是打不中目標,就是跟本就發不了火,就算將保養時用的機油換成印度神油,恐怕都很難再救的回來。

 

就在我輪調赴金的第二個月,恰逢當年度的「重砲射擊」,由於當時的我正躲在太武山上,過著醉生夢死的禁閉生活,所以像這樣的年度大戲,幾乎與我毫不相干。但就在當晚的十點過後,砲指部三大巨頭的駕駛(指揮官、副指揮官、政戰主任),正窩在我的房間裡,看著我已經看過兩遍的片子,對門的監察官突然的破門而入:「隊長!主任的駕駛是不是在你這?」,「幹嘛!」:駕駛的眼睛依然盯著螢幕上的激情畫面問道,「我跟你們老闆講過了,明天早上五點你出車來載我。隊長!你要不要去啊?」:監察官交待完駕駛後轉頭問我。這個監察官,每次找我去的地方,不是血淋淋的案發現場,就是在花崗石醫院後山上那間陰森森的靈堂,所以我連想都沒想劈頭就問他:「那邊又有人死了?」,「什麼又有人死了,你不是六么洞的嗎?帶你回營上去看看兩四洞的重砲射擊。」。

 

空氣織上了露珠,金門的清晨還籠罩在一片大霧之中,我與監察官、保防官,坐在主任的四分之一T綠色小青蛙上,隨著『副計ㄟ(副指揮官)』的吉普車,在一片灰褐的晨曦中前進,目的地就在金東地區的「溪邊」(陸軍野戰砲兵第610營第一連又稱「溪邊連」),也就是位在兩棲偵搜營旁的那門兩四洞參觀砲。清晨五點零五分,當我們一行人到達陣地時,砲堡前方的馬路上已經停放了幾部的吉普車,從車前保險桿的三角標誌來看,到場的閒雜人等除了我們外,似乎還有一些防衛部的高官。

 

在金門的重砲(么五五加、八吋榴、兩四洞)掩體,通常分為二種類型,一種是將整座山脈鑿空後構築而成的坑道,另一種則是以鋼筋水泥在平地建造而成的碉堡(砲堡),由於受限於地形地物的影響,佈防在坑道中的火砲,幾乎都是單一射向,所以火力能夠含蓋的範圍,往往僅限於射口前方的扇形面積。而一般佈防在砲堡中的火砲,為了發揮最大的火力含蓋的範圍,基本上在砲堡外都會有一個環形陣地,平時掩體與陣地以台車用軌道相連,在變換陣地時便稱為「機動轉向」。

 

走進砲班的大門,兩四洞已經推出了砲堡外,靜靜的坐拏在三百六十度的環形陣地中,像一頭狩獵中的雄獅,潛藏在迎風搖曳的長草中,炯炯閃燿的雙眼,怒目的凝視著獵物,等待著蓄勢一發的殺著。而伏蟄在火砲旁近二十名的砲手,或蹲、或站、或毫無目的性的檢查著不知已經檢查過N次的裝備。

 

有人說兩四洞的砲管中可以塞進一個人,雖然兩四洞是陸軍火砲中口徑最大的,不過這種謠言也實在是有些誇張過了頭,兩四洞的意思指的就是砲管口徑240公釐,也就是24公分,塞個頭不難,塞個人;那除非他會縮骨功,不過它的大架倒是真的足夠讓一個人平躺在上面打滾。

 

「所有人員注意,就砲──。」,砲長的一聲口令,彷彿大旱天裡的一記悶雷,原本吵雜私語的陣地裡,突然間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移向了火砲後方的砲堡前,準備著迎接超重量級的主角登場。

 

「射擊任務!」,「射擊任務!」:所有砲班人員開始複誦著砲長的射擊口令,「全連、黃磷彈、A批號、瞬發信管、普通裝藥...。」,隨著砲長口中一連串口令的下達,每個砲手依照自己所擔任的職務,複誦著口令並開始動作。十多個人在火砲後方大架旁,來來回回、上上下下的穿梭著,有時獨自一人默默行動、有時群策群力互相搭配,口令聲、吆喝聲,伴隨著野戰皮鞋踏地的跺步聲,整個現場看起來似乎亂成一團,其實每個人是各司其職,可見平時的訓練還算扎實。

 

「一砲準備好。」:就在砲長的報告聲響起後,現場又重新回到了一片寂靜,若不是四周樹叢裡偶爾傳出的鳥鳴聲,真的會讓人以為這樣的景象只是一張相片而已。此時站在圍觀人群前的副指揮官開口了:「除了發射手外,其他砲手到砲後集合。沒事的人,全部給我躲到砲堡裡去。」,沒事的人指的是我嗎?當然不是,我可是忙著參觀,怎麼會沒事,所以我和其他的圍觀者,也只是略略的移動了一下腳步,表示對於『副計ㄟ』的尊重。

 

當原本握著話筒一動不動的砲長,將右手臂緩緩的舉起時,相信他已經接到了「準備好發射」的射擊口令了,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從砲長身上轉到站在大架旁的發射手身上,只見發射手挺直上身雙手握拳放在腰際,右手握著連接砲栓上擊鎚的拉火索兩腳擺出前弓後箭的預備姿勢,雖然頗有一夫當關的架勢,不過他那因用力過度而泛白的指節,卻早已透露出內心所埋藏的不安。

 

240榴(3)  

圖片說明(M1-240公厘榴彈砲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俠 的頭像
大俠

軍之旅

大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