砲校年代(四)「愛的一發」:

 

砲校(01)   

圖片說明(台南虎山靶場實彈射擊)

 

105榴彈砲在砲兵的武器裡,幾乎要算是最小支的(最小的是75山砲),編制上除砲長外只有五名砲手,不過卻是砲校訓練砲操的入門,在訓練的過程中,同學們須熟悉每個砲手的動作。105榴彈砲的彈體本身,除了彈頭和發射藥包外,還多了一個彈殼,在將砲彈裝入砲管前,需先將發射藥包裝入彈殼內,再將彈頭與彈殼結合,看起來就像一顆超大的子彈。所以在發射完後,會有一個退殼的動作(一般重砲沒有彈殼),而剛發射完的彈殼,就必須由砲手徒手去接。

 

不論是「瞬發信管」或「延遲信管」,大都是靠撞擊彈頭前方的信管後引爆,其中較特別的要算是依照飛行時間引爆的「空炸信管」了(使砲彈於空中引爆,造成較大的破壞半徑),而設定引爆時間用的就是一種長的像甜甜圈的「信管規」,在設定時間時,需將信管規用力的嵌入彈頭,一失手!不是敲到手指,就是敲破信管上那片薄的像錫箔紙的引爆裝置。而這二個動作就是我們在實彈射擊時,最心驚膽跳、戒慎恐懼的一刻了。

 

既然是在砲校,最重要的課目自然就是「打砲」了,雖然對於打砲的每個動作,就算關上燈我們也不會找錯洞,但真正上場享受這初體驗的時刻,仍不免臉紅心跳、雙手顫抖,尤其是眼前一發發堆疊成山的砲彈,深怕如果有個閃失,我們的名字可能就會變成教材裡的真實案例了。同學們以六個人為一組,編成了六個砲班,取其六六大順之意(純屬巧合),開始進行第一次的實彈射擊。

 

也不知是祖先沒保佑,還是自己壞事做太多,怎麼偏偏就讓我成了第一個開砲的人。用雙手接過同學們組裝完成的榴彈後,以左手握著彈體,右手托著彈底,對準了砲閂上那幾乎與砲彈相同大小的洞口,緩緩的將砲彈送入砲管內,右手化掌為拳,用力的將砲彈頂進砲管內(教官特別交待要一次將砲彈推至定位,否則砲彈會從砲管中掉下來),關上砲閂後,右手握著連接擊鎚的火繩,一個大轉身後面對砲長。

 

完成射擊前的準備後,瞄了一眼其他同學,怎麼大家都不約而同的退開了一步,離著火砲遠遠的,只有我一個人還必需擺好姿勢,站在火砲旁,我可不想自己一個人孤身上路啊!心中的大悲神咒還沒唸到一半,前方砲長的右手已慢慢舉起,(拜託喔!同學,等一下啦)。「預備――放!」、「發射了!」,砲彈擊發的那一刻,轟隆的一聲巨響,瞬時火砲四週煙霧瀰漫,也不知是拉火繩時用力過猛,還是驚恐下雙腿發軟,整個人差點沒跌成狗吃屎,迴身再用右手抵住砲閂,準備接著從砲管退下的彈殼,望著自已白淨的右手,擔憂著會不會馬上變成紅燒口味。

 

砲閂打開的那一剎,一股煙硝味從砲管裡竄出,整個彈殼的前半部焦黑一片,還不斷的冒著白煙,可喜的是握著彈底的手,只有絲絲微溫的感覺,懸了一天的心情,在此刻終於完成的平靜下來。換手操作後,原本擔任砲長的學生長,還特地的別過頭問我,真的不會燙?那多廢話啊!你是有聞到烤肉味,還是以為我真的練過鐵沙掌。

 

一回生,二回熟,三回不害羞。縱使在往後的日子裡,我所玩的砲是越來越大支,不過這第一次的經驗總是特別的難忘。

 

砲校(實彈射擊)   

圖片說明(台南虎山靶場實彈射擊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俠 的頭像
大俠

軍之旅

大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