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珠拾遺(七)「民脂民膏」:

 

英士堂(2)     

圖片說明(陸軍士官學校-英士堂)

 

俗語有云:「民以食為天。」,在士校的伙食雖然總令人難以下嚥,但在別無選擇而不得不為的情況下,卻也能將每個同學養的身強體壯,這其中除了因為班長們滅絕人性的嚴酷訓練外,另一個重要的原因,便是依靠著同學們在輪流擔任『打飯班』時,皆能秉持著絕不浪費一絲一毫民脂民膏的優良傳統,所展現出來的具體成果。

 

在士校的打飯班由同學們按建制,每週一輪,每週週六午餐後進行交接,雖然在老鳥時打飯班是一項公差,但在初入士校那段狗臉的歲月裡,打飯班反倒是一項利多於弊的福利勤務。這項勤務或許會讓擔任的同學,多多少少的損失掉一些休息的時間,但在菜鳥時,尤其是在那段連狗都不如的歲月裡,那些表定的休息時間,基本上都是班長們額外加強體能訓練的時間。所以在擔任打飯班的那一週時間裡,不但能讓你躲過許多額外的體能訓練,還可以好整以暇的待在餐廳裡等待開飯,而不用從集合場一路踢著正步,就在快要抵達餐廳時,突然的被班長們喝叱蛙跳回集合場,而在百多公尺的路程上,來來回回的不知何時才進的了餐廳用餐。

 

更重要的是在擔任打飯班的那一週時間裡,你不用擔心餐盤裡的炸魚,會不會是一塊長的像魚翅,結果卻只能當裝飾用的尾鰭。你也不用再疑惑,為什麼菜單上寫的明明是油雞,而你的餐盤中擺的卻是半截的鳳爪。除此之外打飯班人員還有一項特別的任務,那便是負責所有同學的補給作業,因為在那個禁上福利社的年代,擔任打飯班的同學,是唯一有機會在班長們嚴密的掌控下,偷偷的夾帶藏私、暗渡陳倉。

 

當同學們用完餐後,打飯班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,將全連近百人所使用的鍋、碗、瓢、盆、含餐盤,在十多分鐘內清洗完畢並歸回定位。由於長官們擔心清洗餐具時所產生的殘渣及油污,會影響整體環境的清潔,所以所有餐具的清洗,便被侷限在浴室後方靠近野戰教練場的四個老舊水龍頭,而且為了避免因爭用次序的先後,而可能產生的爭執,所以每個連限用一個水龍頭。

 

在洗滌餐具時的唯一要求便是迅速,然而如何在極少的人力與資源下,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所應該完成的任務,所憑藉的當然是同學們相互之間的合作精神,與對事物在輕重緩急之間的取捨。

 

在一般情況下,同學們會先將裝湯的大湯桶注滿清水,然後再加入超過使用說明數倍份量的「沙拉脫」,接著由兩位同學負責那佈滿六個大小不一、或方或圓凹槽的不鏽鋼餐盤,另一位同學則負責其餘的鍋、碗。這三位同學人人手握一塊骯髒油膩沾滿污垢的抹布,圍繞在泛起油光及泡沫的湯桶旁,利用著彼此動作間的時間差,將鍋碗、餐盤逐一的在水中浸入、擦拭、撈起,然後交給站在水龍頭前負責沖洗的同學。這位負責沖洗的同學,其所擔負的責任就似一個小型樂團的指揮,必須統合協調所有人的動作與速度,才能使所有的流程與節奏,達到如行雲流水般的順暢境界。

 

由於在「迅速」原則的要求下,其他的考量當然也就不是那麼的重要了,所以每一個清洗過後的餐盤,在陽光的照耀下,總會泛起一層七彩閃爍的光膜,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前幾餐所殘留的油脂,還是剛剛才加入的化學清潔膏,反正我們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浪費。因為這些納稅人辛苦奉獻的『民脂與民膏』,將會混合在下一餐的飯菜裡,最終進入同學的肚子中。

 

尤其是在冬天時遇上「鮮奶油」這道菜,總會在下一餐打菜時,發現原本上一餐純白的奶油,在經過了三、四個小時的天然發酵後,早已在餐盤上形成了淡淡金黃色澤的乳酪。祇是不知道為什麼?像這種擁有特殊食材的餐盤,最後總會恰巧的排在人緣最不好的同學桌上,但是讓我不解的是,當某些同學們在享用這些飯菜時,是否曾經感覺出過一股天然的起司香。

 

任何的事當然不可能只有好處,記得某次在我擔任打飯班時的某一天傍晚,當天空中最後一道紅色的夕陽餘輝,正融入霧靄灰暗的暮色之中,當所有不甚美味且份量甚少的菜餚,都已平均的分配在每個餐盤中,當所有擔任打飯班的同學正聚集在餐廳後方的空位上閒聊,等待著部隊的到來時。突然間連上那位多重人格分裂的班長『黑熊』,獨自的推開了餐廳前方的紗門,在瞪了我們一眼後,不徐不急的走向了位在一長列餐桌前方的「班長桌」,由於『黑熊』的出現,讓原本坐著閒聊的我們,也只得站起身來沒事找事的假裝忙碌著。

 

說時遲、那時快,突然間幾位同學和我一般,在眼角餘光的四十五度處,發現了『黑熊』粗壯的手臂,快速且奮力的向外一揚,緊接著一道銀色的閃光激射而出,原本盛滿菜餚的不鏽鋼餐盤,突然間以順時鐘的方向,在天空中高速的旋轉著,並且筆直的朝我們身上飛射而來,一路上還伴隨著因離心力而飛散的菜餚。就在躲與不躲的猶豫間(躲過了餐盤或許接下來要面對的,搞不好就是那裝滿熱湯的湯鍋。),高速旋轉的餐盤已迫近眼前,無奈間只得避過可能致命的部位,而選擇讓湯汁菜渣濺滿全身。

 

「你們他╳的!為什麼我的蕃茄蛋,蕃茄比蛋多,平常對你們太好了是不是?」:『黑熊』暴怒的在他的座位上對著我們喝到。拜託喔!真是天地良心,班長你嘛看一看我們這些學生的餐盤裡,可是只有蕃茄沒有蛋啊!雖然我們在打菜時曾經偷偷的吃了一點,而這一幕恰好被剛進入餐廳的營輔導長全程的瞧在眼裡。正當我們忙著處理善後及從同學中那少的可憐的菜餚中,拼湊著為『黑熊』補上一份蛋比蕃茄多的晚餐,心中同時也在竊喜著想看『營輔仔』如何的為我們伸張正義,好好的讓『黑熊』得到他應有的報應。

 

此時坐在講台上長官桌的『營輔ㄟ』終於開口了:「你們幾個入伍多久了?」,哈!哈!好戲開始上場了,「報告營輔導長!三個多月了。」,「三個多月了反應還那麼慢,連個餐盤都躲不過,一點警覺性都沒有,那個班長!好好的加強訓練。」。此時我雖沒有看見同學們眼眶中有著委屈的淚光閃爍,不過倒是清楚的感覺到,每位同學來自心底最深處的那一聲:「幹!」。

 

自從那一餐後的幾天裡,同學們總是竭心盡力的注意著『黑熊』的餐盤,不但讓他餐盤中的菜色與份量,都是全連最多與最佳的,每位同學還都會無私的添加一些獨門的佐料與配方,而食材的來源大多是每個人的口腔或鼻腔。可惜的是『營輔ㄟ』的飯菜不是由我們來負責,否則相信我們對他的敬重與關愛,絕對不會比『黑熊』少。

 

校園生活28連(05)     

圖片說明(陸軍士官學校-精神堡壘)

 

校園生活28連(17)     

圖片說明(陸軍士官學校-學生寢室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俠 的頭像
大俠

軍之旅

大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