還珠拾遺(八)「三行四進」:

 

校園生活(分科教育)       

圖片說明(陸軍士官學校-600碼)

 

天上晴空萬里一片蔚藍,深紅藍的蒼穹光滑如緞,陽光從林間滲透下來,樹葉也變的透明清澈,枝椏間的蜘蛛網閃閃發亮,從三營的營舍向後望,在紅褐色的土地上,參差的佈滿了茵綠的野草,這一整片廣闊的野外教練場,就是士校學生口中俗稱的「六百碼」。從六百碼向北望,視線的盡頭是先期學長們一臉盆一臉盆堆疊起來的背彈牆,自背彈牆與六百碼中間的東側門步出校園,除了八德公墓外、「135高地」、「關路缺」,甚至於遠至八德空軍防砲司令部後方的「八塊厝機場」,都有士校學生用血汗寫下的青春年少。

 

在初入士校時,每每坐在教室中,看著那些已分科的學長們,一身紅褐色的泥土,帶著一臉透支的疲憊,踩著幾乎邁不開的步伐,接受著成為一個士官前的最後考驗。說真的!當時的我雖說有一點點幸災樂禍的感覺,不過卻也覺的唯有這樣才像是一個滿身征塵的革命軍人,但當那些紅褐色的泥土沾染在自己一身的草綠,把自己妝塑成一尊尊像剛出土的兵馬俑時,卻免不了總是懊悔的自問,為什麼自己會犯賤到來找這種罪受,為什麼自己會變成一個志願役。

 

在六百碼的中央有一座用紅磚砌成的「兵棋臺」,在兵棋臺一側的牆面上,畫著七個全副武裝姿勢各異的軍人,標準的示範著側行、爬行、潛行(三行),及伏進、滾進、躍進、便步行進(四進),的基本動作。而在距離兵棋臺約百來公尺外,有一條五公尺寬的白色大道橫貫整座教練場,那便是士校特有的「天堂路」。與陸戰隊由一顆顆尖銳的礁石不同的是,士校的天堂路是由一塊塊的水泥碎瓦所打造,雖然材質有異,不過效果卻一點也不遜色。

 

當班長們在教導我們三行四進時,有大半的操課時間,我們幾乎都是在這條天堂路上,或滾、或爬、或像操練著五寶的乩童,享受著尖銳的瓦塊刺穿皮膚的快感。只是至今依然讓我不解的是身上那套聯勤302廠出品的草綠服,不論瓦塊以任何的角度或扎、或磨,不論你手肘或膝蓋的皮膚,是直線型的割傷,還是大面積的擦傷,草綠服總能保持草綠服的完整,而將所有的創傷留給穿它的人,真不知這是什麼特殊的織法。

 

在三行四進的七個動作中,最經典的當屬伏進與滾進了。在六百碼的後方有一座「崱」字型的五百公尺障礙場,在五百障礙七個關卡中的最後一道障礙──「低絆網」,便是展現伏進動作最佳的場所。低絆網是用一支支露出地表三十公分高的鐵柱,在鐵柱頂端以有刺鐵絲交織編成的,鐵網下的六條通道,在前期學長的犧牲奉獻下,刻劃成六道微微陷落的凹槽,這是學長們以肉身與大地對抗後為學弟們留下的成果,但這一條條原本可以更易於通過的甬道,一但遇上了大雨滂沱的操課時間,那所有的一切美好,都會有那麼一點點的走調。

 

當同學們以六人為一隊,一波波的攻克各式各樣的障礙,趕著在二分三十秒內抵達終點(二分三十秒是士校的標準,達不到的就只有蛙跳回起點再來一次。)。當同學們全副武裝、一身泥濘的爬過高牆、越過壕溝,終於抵達最後的低絆網前才發現,原本鐵網下六道鬆軟的黃沙通道,早已氾濫成六條污濁的黃泥涌道。就在連遲疑都來不及遲疑的反射動作下,手掌、小臂、手肘依序的側身著地,憑藉著前衝的慣性,順勢的滑入網下,連帶的激起了一朵朵佈滿黃泥的水花。

 

就在全身著地開始匍匐前進時,原本被身體驅離水道的泥水開始反撲,從領口、袖口竄進了衣褲,而黃褐色的水線漫過了下巴,隨著你前進時的律動,開始在口鼻的上下,來來回回的起落,隨著你一呼一吸之間,偶爾還會冒出一顆顆沾滿泥沙的氣泡。站在終點往回看,一頂頂綠色的鋼盔,就像一隻隻待產的海龜,在滾滾的波濤中,奮力的游向岸邊。

 

在六百碼後方靠近以九重葛築成的圍牆附近,有一座略呈「U」字型的土堤,這座超過六公尺高的土堤,在士校學生的口中有個響亮的名字──「好漢坡」。好漢坡的內側像美國黃石公園裡的老實噴泉,間歇性的以每週為一個循環,每個星期日的下午是固定的噴發時間,噴發時白煙瘴氣氤氳以全校一週所產生的垃圾為燃料,悶燒的時間可達二、三日,其他剩餘的時間,則完全由碩大的綠頭蒼蠅所佔領。而好漢坡的外側則是班長們在驗收我們滾進這個動作時的不二場所。

 

好漢坡的整體高度雖然不高,但平均的坡度幾乎都在六十度以上,當同學們全副武裝一字排開的站在坡頂向下望,總不免有一股風蕭蕭不復還的驚恐,但這樣的恐懼基本上不會太久,因為當身後的班長一聲令下後,所有的恐懼就會變成真實。「滾進預備──開始!」,所有同學將手上的五七式步槍往兩腿中間一夾,同時間雙腳一軟、屁股著地,然後仰天平躺在坡頂上,緊接著牙根一咬、兩眼一閉,腰部使力的向前一扭,隨後身體就像斷了線的風箏般,不聽控制的向下墜落。

 

剎那間一陣的天旋地轉,彷彿所有的一切都在滾,滾、滾、滾、滾、滾,此時則會因為每個人不同的體型,而產生出一些不同的結果。如果你是屬於東方水梨的下半身肥胖型,那你將會以臀部為圓心,用身體當直徑,最後滾出一個頭下腳上的四分之一圓,而半吊在好漢坡上。如果你是屬於胸前偉大的西方波霸型,那你將會以胸部為支點,在好漢坡上滾出一條優美的弧線,然後越滾越遠,直到山的另一邊。

 

如果你能順利快速而且筆直的滾下坡,那千萬不要高興的太早,因為在好漢坡接近地面約一公尺半處,有一塊突然隆起的落差,當高速滾下的同學們遇上了這處落差,總免不了驟然的被彈離地面一、二公尺高,此時就會產生幾個晚節不保型的人,先是鋼盔被震離了腦袋而最先著地,緊接著身體落下,結果第二生命的槍枝,卻依然還在山坡上。

 

不過就算你有泰山崩於前的定力,能平安的渡過這種可預測的意外,但是你還是得接受命運的選擇,去面對二種略有差異的結果。當你在被彈至最高點時,倘若你的雙眼正對著天空,甚或是只有一半的視野看的見天空,那恭喜你!因為你在著地時若不是以背著陸,就是側身降落,隨著「砰!」的一聲響起後,你的滾進動作就算得不到十分的滿分,至少也有九點九。

 

但倘若你在被彈至最高點時,雙眼只能盯著你即將著地的位置,那你將必須準備接受一種正面的硬著陸,此時最大的問題不會在你著陸後那一臉的污泥或滿嘴的黃沙,而是你夾在兩腿間的長槍與褲襠裡的短槍,總會來上一次激烈性的非友誼接觸,那種感覺真是痛、痛、痛、痛、痛...。

 

校園生活28連(16)     

圖片說明(陸軍士官學校-學生教室)

 

76年校慶(1)     

圖片說明(76校慶(聽訓)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大俠 的頭像
大俠

軍之旅

大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